「不喜欢星期一」持狙击枪扫射!16岁女屠杀校门

914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5-28
「不喜欢星期一」持狙击枪扫射!16岁女屠杀校门

文/老派假文青

度过了周休二日,星期一总给人特别忧郁的感受,在中古欧洲即有「Blue Monday」一词,形容周末喝醉的工匠狂欢闹事,摔得满身瘀伤,充满蓝蓝紫紫的伤痕;也代表礼拜一大家都处于宿醉的状态,如同蓝色般空虚落寞、难以捉摸。这样无趣的周一,也成为了一名少女大开杀戒的理由。

1979年,圣地牙哥的格罗弗克利夫兰小学,发生了美国第一起校园枪击案,枪手是16岁的Brenda,共计夺走8位孩童、3位大人的性命,其中包括了警察、校园警卫,以及校长Burton Wragg。

当众人询问Brenda为什幺犯罪时,她只回了一句:「我不喜欢星期一,杀人后这一天让我感觉快活。(I don’t like Mondays. This Livens up the day.)」

这句话成为英国热门歌曲《I don’t like Mondays》的创作灵感。当摇滚歌手Bob Geldof方发表这首歌曲时,多数的听众都以为这是一名男子的宿醉故事,只有Brenda本人发现了背后的秘密,并以此为荣。

时间回到1979年,那是一个普通的周一早晨,Brenda从拥挤的单人床中起身,旁边的父亲Wally仍熟睡,啤酒罐与威士忌瓶散落一地。她打开窗户后,望了望对面的小学,早上8点30分校门还没有打开,孩子们在门口等候校长出现,父母亲开着轿车接送。

然后,她扣下扳机,朝人群射击,兇器是Wally赠送的圣诞节礼物--一把狙击枪。枪响之后,救护车与警察迅速赶到现场,急着疏散学生,以及阻止其他人进入学校。

这是美国校园枪击案的首例,后续发生的案件都被视为效仿。如今,Brenda已经56岁,在多年的听证会中,人们发现了她背后的犯罪动机。

▼不幸丧命的英雄,左边是校长,右边是警卫。

Brenda的爸妈离婚,Brenda和爸爸Wally同居,他是一个反社会孤独者,每天都喝威士忌和啤酒,唯一的兴趣是狩猎,拥有很多小武器。在「耳濡目染」之下,Brenda也拥有了狩猎的兴趣,经常在家附近猎鸟,并告诉警察她想成为一名猎人。

虽然Brenda有着吸毒、偷窃、破坏公物、逃学的前科,警察也告知过Wally她有自杀倾向,Wally却没有放在心上,反倒是要警察给予他们家自由。经过检查后,Brenda被判定需要精神科的治疗,Wally却拒绝让女儿就医,甚至在圣诞节时送Brenda一把枪和五百发子弹。Brenda认为这是父亲要她自杀的暗示。

1993年,Brenda第一次在听证会上指责Wally,她认为是吸毒造成这样子的惨剧。

Brenda表示,案发当天她喝了酒、吸了毒,所以产生了幻觉,没有意识到自己大屠杀,以为是在猎鸟。但是,检验报告显示她身上没有毒品、酒精的反应,表示Brenda没有吸毒及喝醉。Brenda希望判决结果是死刑。

2001年,Brenda在听证会上表示,她长时间受到Wally的家暴与性侵,强迫共睡一张小小单人床。对于指控,Wally否认了性侵行为,再加上先前Brenda并没有提过这点,导致人们的态度半信半疑。

Wally在2016年过世,而期间的行径令人疑惑,Wally娶了Brenda的17岁狱友,居住在案发的小学旁,两人育有一子。这位狱友和Brenda长得极为相似,当监狱管理员看到她和Wally时,都以为是Brenda被释放了!至于Brenda的亲生母亲,一直认为这段父女关係不正常,但她没有足够的钱打监护权官司,也就没有插手了。

历经多年后,Brenda有了假释的可能,但众人质疑着:出狱后的她是否仍为未爆弹呢?

Miller是当年的倖存者,7岁的他背部中枪,在送医后救回一命,却在过程中目睹了警卫的尸体,背负着强烈的阴影。此后,Miller频频做恶梦,不敢让背部袒露,必须坐在靠近墙边的位置,深怕自己再度陷入危机。

不过,在多次的听证会中,Miller见到了如同僵尸般的Brenda──她对于一切置身事外,就像自己没有参与过杀戮,完全不如当局者。Brenda也写信给Miller,提到「我做的事情太可怕了,所以我不会抱怨我只剩多少寿命」,并努力学习拉丁文,成为模範囚犯,悄悄种下想当货车司机的愿望。这样子的Brenda,让Miller相信她不会再犯罪。

另一位生还者Mary,目前已在精神科病院工作超过十年,逐渐理解兇手的心态,认为Brenda从没受过应有的帮助,才会酿成悲剧的诞生。但是,她担心Brenda没有办法适应监狱以外的生活,以及再次犯案的可能性,如果下一个礼拜一她又感觉无聊,会不会又失手杀人呢?

而Brenda学生时期的英文老师,并不觉得她具有伤害性,表示她曾在人道协会举办的摄影比赛中得奖。

关于Brenda的后续发展,答案尚未揭晓,但回首当年事件,伤害至今仍未平息,破碎了许多个家庭。这起意外是否开启了校园枪击案的风潮?其实不尽然,当时流传的影像极少,媒体的报导篇幅也不多,不足够引发后代的仿效,但能确认的是媒体不该大肆报导罪犯,以满足他们镁光灯下的虚荣。

Brenda固然有错,但在错误的背后,究竟累积了多少情绪方会爆发?其中又有多少的虐待和羞辱呢?Wally已逝,我们无从得知,能做的只有更加关心彼此,不吝于关怀付出,避免下一个悲剧爆发。看似稍微理想化,可不能否认其真谛。

VIA Dailymail

【来老派假文青的粉丝页点讚~里面给你更多故事、音乐与温度♡】


 
上一篇:
下一篇: